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Holmes)是由19世纪末的英国侦探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虚构侦探。福尔摩斯自称是名刑侦顾问,也就是说当其他警探或私家侦探遇到困难时常向他求救。福尔摩斯常能够足不出户就可以解决很多疑难问题,但大部分故事都集中讲述些比较困难、需福尔摩斯出门调查的案子。福尔摩斯善于通过观察与演绎推理和法学知识来解决问题。

福尔摩斯的相貌和外表,乍见之下就足以引人注意。他有六英尺高(合约183厘米),有一双灰色的眼睛,身体异常消瘦,因此显得格外颀长(外胚层体型),大背头、棱角分明的钻石脸;细长的鹰钩鼻使他的相貌显得格外机警、果断;下颚方正而突出,说明他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有着一双长腿。经常拿着烟斗与手杖(在《大侦探福尔摩斯》中是手杖剑),喜欢把情节弄得戏剧化,外出时经常戴黑色的高筒毡帽,《波希米亚丑闻》中是圆顶硬礼帽,乡下办案(如《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和《巴斯特维尔的猎犬》等)中的插图是猎鹿帽,有时也会戴鸭舌帽。

他性情冷漠、孤僻(不愿意透漏自己的丰功伟绩),虽然对结交朋友并不在意但很珍重友谊,坚持己见,但也不乏幽默感(有时会开些玩笑,如《海军协定》),自己承认热衷于恶作剧(《王冠宝石案》),喜欢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揭开案件谜底(《诺伍德的建筑师》),平日里冷静、不易动感情,自负有时接近狂妄(用自己超强的演绎推理愚弄警方以此作乐,但不寻求名望,允许警方拿自己的成绩占为己有)。

1887年,也是圣诞节的前夕,《比顿圣诞年鉴》上刊载了篇小说《血字研究》,从此这篇小说中的主角——神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就风靡了全英国乃至全世界。

毋庸置疑,福尔摩斯已成了名侦探的代名词,且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更将福尔摩斯当成了聪明人的代名词。福尔摩斯已成了种象征智慧的符号。

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统计,福尔摩斯是世界上最频繁被搬上荧屏的文学形象之一。只有吸血鬼德拉库拉在荧幕上出现的次数比福尔摩斯多。从这里可以看出,福尔摩斯受欢迎的程度是空前绝后的。据不完全统计,自20世纪以来,超过75名不同的演员曾在2百余部电视剧或电影中演过这角色。很多影星,包括克里斯托弗·李,以及扮演过《巴顿将军》的乔治·斯科特,都曾饰演过这位大侦探。

百年前,当道尔在作品中毁灭自己一手创作的大侦探时,他的担心在于福尔摩斯有朝一日会像那些过气歌手那样被世人所抛弃,他希望通过极端的方式让他获得永生。道尔一定没有想到,福尔摩斯至今仍然活在喜欢他的人们心目中,他已穿越了一个多世纪,仍将穿越到更远的未来。

那么,福尔摩斯的魅力究竟在哪里?也许我们可以从《最后一案》中福尔摩斯的自叙中找到答案:“若我能为社会除掉莫里亚蒂这个祸害,那么,我情愿结束我的侦探生涯。我可以说,我完全没有虚度此生。若我生命的旅程到今夜为止,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视死如归。由于我的存在,伦敦的空气得以清新。在我办的1千多件案子里,我相信,我从未把我的力量用错了地方。”

福尔摩斯虽然是阿瑟·柯南道尔笔下塑造的人物,但能跨越时空、历久弥新,是因为他以有趣、引人的手法,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引起共鸣:人们都有探索黑暗与未知的好奇,也都有找出真相、伸张正义的向往,人们都希望具备超人智慧,能先知先觉地解决难题,也都希望在零乱纷扰的疑团中抽丝剥茧地理出逻辑。就在事实与想象里、在假设与证据间、在科学理论与小说创作下,人们心中都有福尔摩斯的影子!福尔摩斯的冷静、智慧和勇气,在悬疑紧凑的故事情节里是值得玩味的。他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推理分析是破案的关键所在。随着社会的进步,各种鉴识科技应运而生,为侦案工作提供了更多更好的帮助,但这位神探的博学多闻、细心耐心、追求真理、坚持原则的特质,应该是这套书背后所要传达到的重要含义。